江苏嘻哈音乐联盟

音乐外的故事:霍夫曼的船歌

楼主:番茄古典音乐 时间:2020-11-20 16:30:49




哈哈

音乐外的故事

1


霍夫曼的船歌




这首《船歌》出现在《霍夫曼故事》中,是一首极其动人的音乐,但麻烦的是,如果问起这首歌在剧中什么地方出现,一般人答不上来,歌剧剧迷则不小心就会彼此吵起架来。



一般人答不上来,因为他们通常单独听到这首歌,歌词内容没有任何戏剧背景的暗示,不像普契尼的《公主彻夜未眠》,让人总不免要问问:公主干吗一夜都睡不着呢?不理解歌剧故事,对于听《船歌》一点影响都没有。

 

至于歌剧剧迷呢?应该有不少人是在《霍夫曼故事》的第四幕听到这首歌,可是也会有人坚持这首歌出现在第二幕,因此会吵起来。当然,他们不应该吵、不需要吵,第四幕和第二幕的答案都对,《霍夫曼故事》有不同版本,将《船歌》摆在不同的地方,甚至给不同的角色演唱。




最关键的因素是——这首《船歌》还真的跟《霍夫曼故事》的剧情一点关系都没有,从这里挪到那里,没差别;换句话说,就算将《船歌》从剧中删掉,也完全不影响观众理解《霍夫曼故事》。


事实上,奥芬巴赫写的《霍夫曼故事》,本来就没有《船歌》。这首《船歌》出现在他另外一出歌剧《莱茵水妖》中,原来的标题是“水妖之歌”,一群小水妖在河水中所唱的歌。


《霍夫曼故事》是奥芬巴赫的最后一部歌剧作品,他在一八八〇年去世时,全剧并未完成,是由他的朋友吉罗在他身后补完的;也是吉罗将这首曲子,从《莱茵水妖》中搬过来,放进《霍夫曼故事》里。




吉罗的判断很准确,他觉得这是奥芬巴赫写过的音乐中,最精彩最迷人的,舍不得让这样的音乐随《莱茵水妖》被遗忘埋没,但也因为他这样的决定,给了《霍夫曼故事》奇特的遭遇。《船歌》成了《霍夫曼故事》的招牌,多少没有看过完整《霍夫曼故事》的人,都听过《船歌》,甚至因为《船歌》所以知道《霍夫曼故事》。以至于后来别人再改编《霍夫曼故事》,不管怎么改,就是绝对不敢漏掉《船歌》,第二幕、第四幕都行,反正总得找个地方唱起《船歌》,否则怎么像《霍夫曼故事》呢?


这样的反讽吊诡,倒是颇为符合奥芬巴赫的音乐生涯。他出生于德国,十四岁时举家迁到巴黎,先是当一个大提琴家,后来转而经营小型歌剧院。一八四八年,法国爆发革命时,他一度带家人回到德国避难。


《霍夫曼的故事》 船歌


一八七〇年,法国和德国爆发战争,尽管在法国待了将近四十年,娶了法国太太,还公开表示改宗信天主教,奥芬巴赫仍然招来法国人的白眼歧视。有着尴尬的德国身份,奥芬巴赫在法国的革命派和保皇派之间都不受欢迎,一度因此破产,后来好不容易在一八七六年,到美国参与美国建国百年盛典,才重新累积了一点财产。


《霍夫曼故事》就是在晚期如此命运波折中写成的,也是奥芬巴赫唯一的正式歌剧作品。在此之前,奥芬巴赫已经写了超过百出在歌剧院上演的作品,但那都是“轻歌剧”,其中还有不少是“单幕轻歌剧”。因为他刚在歌剧界出道时,歌剧院的执照阶级森严,他领到的执照,只准演“单幕轻歌剧”,后来管辖放松,他才能写“多幕轻歌剧”。


很长一段时间,奥芬巴赫是巴黎的“轻歌剧之王”,然而今天我们最常听到的奥芬巴赫作品,却不是任何一出“轻歌剧”,而是他生前无缘目睹演出的完整歌剧《霍夫曼故事》。




文章转载自杨照先生的著作《想乐》,在此致谢!

编辑:Vincent


长按二维码即可订阅,

将好音乐赠与友人,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关注“番茄古典音乐”,

让我们天荒地老地陪你听下去。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