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嘻哈音乐联盟

专访|和Daedelus一起逃出EDM的迷宫

楼主:豆瓣FM 时间:2019-07-04 03:41:38



对怪异、神秘、地下的洛杉矶电子音乐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 Daedelus 的名字。这位具有传统爵士乐背景的节拍制造者,穿着维多利亚时代的套装,你一眼就能认出来。他之前曾经来过中国几次,在上海和北京最好的 club 展现光彩。Daedelus 将带着他新近发行的录音室专辑《Labyrinths》再次回归,这是一张有众多合作者的多媒体专辑。这周末,他将在北京和上海分别带来一场现场演出。

 

Daedelus 的作品混合了嘻哈的爆破节拍,理性的 IDM 编曲,和灵动的复古声音。他的新专辑的名字,也同他自己的名字一样具有神话意味。在被问到专辑名字的含义时,他解释说,它指的是 EDM(电子舞曲)迷宫一般的特质:重复的结构,令人迷惑的耀眼光芒。建议大家都来看看,作为一个最近刚刚跳出 EDM 迷宫的人,这位技术革新的反对者是怎么谈论今天的音乐现状的。



Daedelus

12月2日 周五 @DADA 上海

12月3日 周六 @DADA 北京


你有着怎样的音乐背景?我是说,你成长过程中都听些什么?自己做音乐的时候又玩过些什么?你大学专业修的是低音提琴对吧?原声乐器的演奏在你的音乐制作中占多少比重?


Daedelus:我大学修的是爵士乐,但我想那会儿我的心大概是在音乐的节拍上,我并没有拿到低音提琴的学位。那时我发现了合成器和音序的魅力,就此终止了学业。对声音的喜爱与即兴创作带给我的快乐不可动摇。我相信爵士的力量就是能把观众的反馈作为演出根深蒂固的一部分,让每个人都参与到音乐中去,我会尝试将同样的哲学运用到电子乐上。

 

你作为洛杉矶节拍音乐场景的中坚力量已经有十余年了,当你刚起步时你会在哪种场地或者活动中表演?

 

Daedelus:所有地方,任何一处,我的演出会在狂欢派对也同样会在摇滚现场。这种节拍音乐不会固定在某种特定的场景中,你可以在 EDM 音乐节的主舞台上听到 Flying Lotus 和 Flume,也会在传统舞池听到中 Kaytranada 和他的 Soulection,如今它的影响无处不在,而当初我只是能在哪儿演就在哪儿演。

 

你是怎样见证了洛杉矶音乐场景的变化?可不可以列举一些有代表性的艺术家或者厂牌的名字,让大家了解到如今这个城市里有些什么最为有趣的音乐?

 

Daedelus:最容易列举的是一些推动音乐前进的音乐组织的名字,之前提到过 Soulection, 还有 Team Supreme,Wedidit,Fade to Mind,Brainfeeder,这些都是厂牌和其底下的人员。在洛杉矶集体的力量很强大。

 



在先前的采访中你提到,“我奉行一个观点有些年头了,那就是专辑是用来听的,并且是深入的独自的聆听。然而做现场就是要特意去放大音量,来配合脑袋中的节拍运动。”在录音棚作曲和现场演出这两件事上你怎么分配时间?

 

Daedelus:想象一下在2016年听众所处的环境,周遭究竟有多少东西在分散你的注意力。你随时都要摸一摸手机,查看并回复信息。除了手机,在触手可及范围内的半数设备也同样分散精力。要怎么去期待人们能够专心聆听?俱乐部也一样,在醉人的灯光下和轰鸣的低音中要怎么去关注那些精致的细节?我只是试图考虑到这些事实的影响,然后再想音乐该如何相应地进行调整和运用,想想就很有趣。

 

你在2014年为一个叫 Nidhogg 的很棒的二维电子游戏做过配乐,你是怎么得到这份活的?你会不会用一个与创作以自己名字发表的音乐作品时完全不同的思维模式去给游戏作曲?

 

Daedelus:那个游戏实在有趣!一半的游戏原声都用的是玩家疯狂的叫喊声!我也做了一些游戏化的内容,但是 Nidhogg 真的太特别了(和复古的血腥)。作为我的粉丝,游戏团队找到我,想要征求意见,但是游戏已经具有某种很强烈的吸引力了,为了不让它被浪费掉,我们便一起合作。

 

今年八月你在现代艺术博物馆与 Bruce Conner 的展览合作进行演出,效果非常惊艳。这场演出是怎么诞生的?有没有因为环境的不同(同时考虑到博物馆和 Conner 的作品)而作出什么改变?

 

Daedelus:你永远不会知道音乐将把你带向何方(中国就是个好例子)。在与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合作中,我预先对 Bruce Conner 进行了了解,但是他们又给了我额外的资料来真正了解他的过去,特别是那些他用电子技术拼贴的影片。他是那么超前!而我只是试图在声音中贯彻他的精神。不确定是不是有大获成功,但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想法,我任何时候都愿意做类似的东西。


 

十月份你发行了新专《Labyrinths》,很明显和你带有神话色彩的艺名直接呼应。专辑有一张很长的贡献人列表,这里面包括 Laura Darlington(是你的妻子还是一个家庭成员?)你试图通过这张专辑表达什么?你可以站在一个全面的视角谈谈吗,包括声音,美术设计和“交互式”的部分?

 

Daedelus:首先我们希望音乐人去做音乐,当然,理性很重要,但同时我也相信没有灵感的强烈闪现就没有音乐的存在。灵感实在太神奇了,因此,当《Labyrinths》的灵感到来时,感觉就像重新发现了一张我已经做过的专辑,只是需要把它记下来而已。 Laura(事实上她是我妻子)是最先的合作人之一,但后来合作关系迅速拓展至其他乐队,嘉宾歌手和主持人,因为我想要在这张唱片里加入人声的成分。

 

美术设计对于构建一张专辑的概念部分来说很重要。我原本的想法是《Labyrinths》是一个关于在电子舞曲文化中迷失的映射,这种文化如同迷宫一般错综复杂,其中充斥着由相同音色构成的曲子和主宰商业界的强大力量。因此美术设计是一种形态,它由打字机制作出来去模拟这个迷宫的样子,但和一目了然的deep house复兴风潮又十分类似,并且容易为人所感知。

 

交互是一个特殊的项目,可以通过它来重新审视什么东西是听众们可以在专辑中体验到的。让我们继续突破界限吧!

 

你曾把你的音乐说成是“维多利亚式(Victoriana)”的,而且去年七月你来北京表演时尽管天气炎热,却穿着维多利亚时代的华丽三件套,对此我印象非常深刻。维多利亚时代吸引你之处在哪里?在现场演出中外表打扮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Daedelus:维多利亚时代出现了很多新奇的发明,不论是制作出来的东西还是穿着它们的方式。我认为时尚具有话语权,如果一件燕尾服能让观众意识到有什么与众不同的事情将要发生,那就很棒了。这样穿不仅是因为我喜欢打扮漂亮,而且也很适合舞台。

 


你和网络广播电台 Dublab 有着紧密的联系。他们最近刚拿到 FCC 颁发的可以在洛杉矶进行 FM 调频广播的执照,并且在申请 LA2050 的拨款来购买比如发射器或者天线一类的必要设备。在 FM 调频广播的领域 Dublab 会如何发展下去?你可以谈谈现在这种“自由形式”广播电台的重要性吗?

 

Daedelus:在洛杉矶,人们会花很多时间在车上,而当坐在车上聊天时有了 Dublab 的存在,会使整个声音环境得到改观。把我们的音乐传播到来来往往的车辆中,毫无疑问会带来很多灵感。多么神奇啊,一旦离开了固定的播放列表,人们便会好奇接下来会放什么歌,想知道生活中将发生什么事。

 

我想这是你第三次来中国了是吗?去年还见到你在班加罗尔和我最爱的印度制作人之一_RHL 一起演出。在你的旅途中什么样的城市,场景,地方或人给你留下了最深的印象?是从音乐的角度来说,还是总的来说?

 

Daedelus:音乐不只是一种生活方式或潮流,它似乎是一种深层的需要。我们在音乐中与演出者和其他观众建立了联系,音乐本身也是。这就像干渴时需要以音乐解渴。我不知道大家对这些地方究竟有怎样的印象:玻利维亚的拉巴斯,之前的北京,还有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过去巡演中的精彩时刻在于人们会站出来,随着没人听过的音乐起舞。这些经历改变了我。我满世界追寻,只为再次拥有相似体验,它们带我回到那些我曾有幸发现过的地方。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