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嘻哈音乐联盟

崔健:一个摇滚音乐家是反叛的

楼主:麦田书社 时间:2018-11-08 16:47:12

崔健容易被人想象成具有诗人、哲学家、思想者气质的音乐人。这个角色,更多是由乐评人、文人以及媒体赋予的。他自己并不否认。

从1986年工体的那一场演唱会到现在,崔健依然在唱,无论是在主旋律的舞台,还是在容纳百人的小场子,甚至是香港的饭馆。

47岁的崔健似乎一直是一个斗士。他认为自己没有变成熟。始终保持着冷静的思考和灼灼的言辞。他乐于思考音乐和文化的弊端,往往直言不讳,咄咄逼人。对记者他有些苦口婆心:我希望你能明白我说些什么。

还有人说,崔健太严肃,没有幽默感。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大家都更愿意和和气气做人,但崔健还是一个愤怒的、天真的崔健。

"你都没牙了你叫什么摇滚乐?"

人物周刊:你如何看待音乐这个行业,以及自己作为音乐家的角色?

崔健:很多人认为,音乐这是个娱乐行业,音乐家是娱乐性的。他们把文艺和娱乐混淆一起了。摇滚乐应该是独立于主旋律和主流之外的声音,一个摇滚音乐家是反叛的。

我身上体现的东西比较复杂,有严肃的、娱乐的,也有反叛的,还有人说,它是堕落的、放纵的、自由的,还有人说它是颓废的。我觉得摇滚乐因为被称为颓废才自由。你们满嘴唱的那种阳春白雪的东西才是真正的颓废,你们不唱实话,成天骗人,虚情假意,你们能做的无非是义演捐资的时候多捐点钱,甚至你们有的谈论爱心、捐钱的时候都不是真的,都是商业炒作。

我们有很强的娱乐功能,这种娱乐带来的享受,比那种出卖自己的灵魂来做音乐的人得到的享受要高很多。曾经有记者问我什么时候退休啊之类,他们会认为做音乐是一种牺牲,到一定时候就累了,退役了,实际上音乐的娱乐,并非一种付出,而是获取,是在玩,放松地玩,真的是玩的话,不会想到退役--他玩得很高兴嘛。

人物周刊:现在的摇滚乐还有批判精神吗?

崔健:我讲一个故事。一个导演看上一个农民,就因为他有两个大门牙,很特别,让他3天以后去报到。去了以后发现牙没了。那人说,导演,我觉得我挺帅的,唯一的缺陷就是这两颗门牙。导演说,我就要你这俩牙,要不你跟别人不就一样了吗?没有门牙,没有个性的摇滚乐还叫摇滚乐吗?

当时摇滚乐的出现是新的审美观的出现,是新观念的确立,比如说黑豹,唐朝,魔岩三杰,他们的出现,本身就带着一种批判精神,对过去的一种否定。现在不是否定了,甚至可以说是顺从了。十几年过去了,中国摇滚乐一直停留在一个阶段,太缓慢了!就像一个老人挪一步要挪半天一样,新陈代谢太差了。我认为这里真正的问题是,没有人敢像何勇一样写《垃圾场》了。以后的人还用英文写,外国人都听不懂,更别说中国人了。你真正该做的是批判!你都没牙了叫什么摇滚乐?你都成猫了还叫什么老虎啊?真正的个性不是在商业上的体现,而是在于你的批判精神。而这样批判的权利,正在逐步被削弱。

摇滚乐实际上就是个性膨胀。我们保护和宣扬的就是个性,不追求苟同。人们都一样的时候,肯定有矛盾--布什和拉登就有矛盾,因为他们是一样的--都想控制世界。两个人都有个性,在一起互相爱,在一起很和平,这才是我们所追求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我现在观察到,那些总显得跟别人一样的人,其实他们心里最不一样。这些人心里对朋友友善的程度特别低,在生活当中给予朋友的东西特别少,全是装腔作势的那种作秀,这些人没什么道德体系,他们没有任何其他地方去释放他们的善意。

人物周刊:从事音乐20多年来,你觉得自己的性格有什么变化?

崔健:做音乐本身就是发现自己,挑战自己--永远在发现,对新的事物发生新的反应,永远这样。我不愿意重复自己。

音乐是要感动人的,要是不能先感动自己,感动别人太难了。而感动自己的过程,又比感动1万个人的过程难多了。每次创作的时候,当时一刹那都觉得很感动,没问题,但这真的只是千里之行走的第一步,要真正地制作、完成,变成一个拿得出去的产品,后面还有1000步要走。

人物周刊:但是似乎现在的很多音乐产品都是一个半成品?

崔健:在亚洲或者是华语地区的文艺界没有人要推翻自己,所有人都把半成品拿出来卖了,说白了,实际上中国整个的工业都是在做加工,你真正想拥有版权的工业,中国没有。可能像卫星上天这些还行,但真正的产业实际上都是靠加工。这个经济发展是加工出来的,不是创造出来的。

过去毛泽东批判儒家文化,现在是一个儒商和儒教文化复兴时期,大家会认为儒家文化带来的和谐,能给自己生活一种保障,但是这个东西我觉得应该小心,甚至应该清醒点了。

港台那些殖民化的音乐,缺乏真正反叛的文化精神,全都在复制,全都是拿出半成品去当成品去卖,靠着强势的宣传和营销,把他们的价值观卖出去。现在我们大陆都在受这种价值观的严重的冲击。现在到处后殖民,到处假唱,假掌声,有人管这事吗?你们年轻人有人提出来,有人反对了吗?

人物周刊:现在唱片工业整体不景气,对你有影响吗?

崔健:现在谁指望唱片公司啊?所有唱片公司都改做经纪人了,他们主要的收入不是唱片,而是活动,唱片就是打名气了。外行人进来,内行人全失业了。全世界的音乐行业都没有人去保护,真正做音乐的人都没有机会,个别的人有机会,但是他必须服从外行人的管理--这是我们共同面对同样的现状。

现在也有版权的保护,比如说手机下载,直接让音乐家受益,但它光考虑的是,怎么样才能更逗一些,品质是不是更低一些……这变成了另外一种对严肃音乐家的侵犯。

中国音乐家的前景,就像香港音乐的现在。黄家驹早就说过,香港没有音乐界,只有影视界。所有人就是做星,然后潜规则出现,你跟我上床我就让你上镜,出来的全是软件歌手。现在科学技术发展到这一步,怎么样去包装一个人,利用软件修补,就可以让一个不会唱歌的人变成会唱歌的--这个我太清楚了。

人物周刊:今年"十一"国内有很多音乐节,你会不会因此对现场音乐的前景有一个比较乐观的看法?

崔健:那这都是被动的开放,商业的开放,旅游业的开放带来的开放。十个有九个可能都是这样的,真正为音乐的音乐节可能只有迷笛音乐节和摩登音乐节,其他都是旅游项目。

现在摇滚乐还没有进入开放的时代呢!能够上台表演就是开放了?不是的。一场演出挣个啤酒钱能说摇滚乐开放了吗?

你在北京这样一个庞大的城市里,只能在两三个酒吧里临时演出,还不能全国各地巡回演出,不能一年上100场演出,没有固定的听众群体去买你们的产品,你就不要说你开放了;我平时自己买票请朋友去人家都不去,没这个产业呢!真正的摇滚乐要变成一个产业,首先要做的就是保护批判者的权利。你的权利还没有受到保护呢,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你的选举权还没有受到保护呢,你就不要说进入了一个开放的时代。我们的文化是被动开放的。别觉得今天买了房买了车、天是蓝的,就觉得我们跟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了。你跟社会高层是不是有同等的权利?这才能证明是不是平等。所以咱们都共同生活在一个开口的阶段,还没有进入开放时代。

人物周刊:你觉得国内摇滚乐的发展趋势怎么样?

崔健:别一上来就说摇滚乐怎么样,这纯粹是给摇滚乐穿各种各样它不该穿的鞋。灵魂不需要穿鞋,穿鞋干嘛啊?光着脚挺好的。谁也不要给摇滚乐盖棺定论。特别是现在中国这帮人,包括所谓乐评人,旁门左道,让他们真正地去关注自己的生命去吧--我都不明白摇滚乐到底是什么。

先别管中国摇滚乐怎样发展,你先想想文化产业怎么开放,真正用心创作的艺术家怎么受到保护……这就好了,不光摇滚乐,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音乐毒死灵魂有人起诉吗?"

人物周刊:现在年轻的一代开始听摇滚乐时,他们更可能先去听国外的,或者国内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乐队的,他们对你的认识,往往是一个符号性的认识。

崔健:这是肯定的。年轻一代不听我的是应该的,我们当时也是这么出来的。我们希望年轻人有个性。

年轻人和老一代有不同的价值选择。年轻人可能是世界公民,希望获取世界的所有东西,但是,要是你脱离了自己的文化环境,你的价值也就没有了。

《一无所有》之所以在当时有个性,因为它是本土化的。我们愿意保住这些本土化的东西,并非想获得更多的名誉,因为我们发现,最后我们能够做的,只是写自己的故事,和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有关的故事。但,谁也不能代表这个时代。

现在老有人说80年代?这是炒作出来的。80年代是什么东西?我说80年代就是一种白日的梦。如果到现在都没有坚持下来的价值观,那就没什么可光宗耀祖的。

这种年代的区分,这样的划分确实又无聊又矫情。我们都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实际上也是不良环境的受害者。

为什么我们要区别于80年代出生的人?就因为我们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吗?有人说,你们那时就文革了,我们直接进入了改革开放了……认为经济的变化才能真正影响人的思想的变化。每当谈论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都觉得说不上什么话。其实无论是60年代生人还是80年代生人,我们共同面对的是共同的文化体制,这个体制决定你什么能够公开,什么不能公开。所有东西都是围绕经济而变化,所有变化都是被动的变化。我们的后代在被奶制品毒害着,被行业的潜规则毒害着,不少官员拿人民的生活当儿戏。奶品毒死孩子有人起诉--但音乐毒死灵魂有人起诉吗?

人物周刊:你提出来"真唱运动",现在已经6年了,你觉得这六年来有什么样的收获和成果?

崔健:最主要的成果是,我发现了我们生活环境的恶劣性。人们已经太长时间不听真的东西,觉得真的东西变成一种邪恶了。这个演艺行业就是没有设备,没有人才,没有音乐家。现在真实的表演只限于摇滚乐了。真正能够证明摇滚音乐价值的,就是现场演出。

但摇滚乐没有专业的演出场地,除了北京一些酒吧,别的地方基本没有。像我们在香港hardrock演出,堂堂这么一个东方明珠,没有摇滚场地,我们是在饭馆里演的。我不是跟你开玩笑,这是真的,就是前几年。我不希望中国大陆也成那样,硕大的一个国家,到最后音乐家在饭馆给人演出。你说中国开放,但是没有演出场地--这都是笑话。

人物周刊:那就是说你觉得这6年的真唱运动效果不是特别明显?

崔健:我们面对的是同样的病态,我们都已经病入膏肓了,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生病了。有那么多东西值得批判,早就应该有人站起来,为什么等毒死人了才站起来?非要人进医院了才站起来?我前两天听说演艺圈的一件事,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演员亲自跟人谈判,说你让我演戏吧,我就跟你睡觉,已经连经纪人说话的那种含蓄都不要了;还有人送自己女儿跟导演睡觉。都成了这么一帮人了,灵魂都跑哪去了?浅薄的东西是不会死人,但它是非常坏的,它杀死一代人的灵魂,但是有人站出来吗?

你不要以为老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是为了他们自己,什么老了没人理你了,你着急了,你要弄点事,这才是狗眼看人低呢!一个公民,看到社会不良现象要指出来,这样搞文艺的人才称得上是搞文艺的。文艺丧失了批判的功能你就是搞娱乐的,你跟小姐没什么区别,给人乐一下,人家付你钱而已。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