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联盟历程 >反声五——关于绿洲与摇滚乐,那些我想说的

反声五——关于绿洲与摇滚乐,那些我想说的

2022-01-12 13:39:25

通篇屁话的反声,没有歌单


2017年是我第二次参加绿洲音乐节


第一次参加的时候我才大一,带着排的很是一般的5首歌在光彪楼一楼完美地车祸。我记得我当时非常的伤心,因为参加绿洲的全部想法都无外乎表演本身或者装逼,演砸了,逼没装好,自然难受。

到了大二,听闻绿洲要停办一年,懊恼之余,回过头才明白交大是一片荒漠,大家都习惯于一成不变的生活,有本事的没本事的,都在校园里消磨激情。我才意识到,绿洲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窗口,让学生明白自己需要什么,让学生能告诉学校需要什么。它就像地下婴儿在今年绿洲音乐节上演完之后说的那样是一颗种子,种子是牛逼的,荒漠中的种子更加牛逼,它会拼尽全力去抗争。

 

摇滚乐从精神中来,又向精神中去,很多时候它以一种旁观者的姿态看着时代中那些不知所以的人们,又接着像是相应应召一般把他们放到正轨上。70年代,赛克斯皮斯通火了,90年代,涅槃火了,00年,绿日又火了。时代是在变迁,但人永远都是有情绪的动物,太平盛世也会暗潮涌动,每个人都在产生垃圾,政府在产生垃圾,社会也在产生垃圾。你不能指望眼不见为净的活过一辈子,不能指望快饿死了才发现自己有那么多想说的,至少我是会憋死的。摇滚始终都在与沉默抗争,会告诉你什么是真实,摇滚从不高高在上,它的影子随处可见,它是独立的,它是公平的,它会给任何阶级的人机会,无论你是工人阶级出身的Justin Sane还是古典乐世家的Cliff Burton。

摇滚乐大抵是个好的东西,纵然它可能有着不被理解的表象,它的本质都一直是让人变好。没有摇滚乐,历史不仅仅会少掉很多巨星,更会多出无数迷茫的人。美帝人民不会去批判30年代的漫画中看见违章车辆就砸爆的超人,超人给他们带来希望,那是他们的灯塔。在交大,我会庆幸有绿洲,我能看见开始面对shoulder slam忸怩躲开的女生随着演奏加入到pogo的人群中发泄,希望自由之火也能像绿洲上的pogo pit

样不断扩大,让大家发现原来还有那么多值得做的事情。


这个时代需要摇滚吗?那当然,它是个好东西嘛


交大乐联也是个好东西!快加入快加入